关于经典看法迥然有别的那两

福楼拜曾在1854年的一封信笺中感叹:“现今!已无。时尚可“言,因为没有!权威,没有规则。过去、还能知道谁在?推动时尚,而且每种时尚都有一种含义。现在却是无政府状态,人人都可随心所欲。也许“从中能“产生。新的秩序。这种无政府状态是当代的;历史趋势。曾经有过罗曼”史、哥特式、蓬巴、杜尔式、文艺复”兴式,各种时式?至少风光30年,而所有这一切究竟都留下一点东西。”事实上,就在他、写下这?段线年之“后,法国?的文。学经典”标准即确;立于!《!包法利夫人》”一书。我觉得“人们恰也可以这么看待当代“文学。让我们保持乐观,拭目以待。

在亚里士;多德时?代,文学仅仅意指诗歌形式的史诗和戏剧,而到了后亚里士多德?时代,其内涵一变?为散文形式的小说、戏剧与抒情诗。经典的内涵同样变动不居,每一个、时代都必然会诞生属于它自己的经典,新的经典又”会同旧的经典重新结构出一个经典的秩序。然而问题至此并未解,决:既然当代经典有赖于当代人的建构,那么文学批评与文学史究竟应该操持何种标准?将这一!问题;放在中国语境加以观照,也就是笔者在本文,开篇提出的问题。

“误读”则是后世。作家选择的策略,唯其如此,他们的?原创性才能从“焦虑”以及前辈投下的阴影中脱颖而出。在竞争的意“义上,“传统”就演”变为一“种后世、作家为”前辈大师施加给他们“影响”而深感“焦虑”的过程。正因为这种差“异,布鲁姆在《西方正典》的附录《经典书目》中为作为混乱时代的20世纪留下了最多的篇幅。在布鲁姆这里,影响即是“传统”,而且显然也是”他将古:希腊罗马中的“竞争”观念:引入之后?的变形。

一;般而言,人们“通常会根;据对;文学作品”的不同,看,法,将不同、论者划分、出两个、阵营。第一个阵营认为文学是由某种语言编织的、“交织着多层意义、和关系的一个极其复;杂的组合体”(韦勒克),因此只要这种语言还存在或者仍被人们所理解,那么文学经典?就会超越时间,成为所有世代人类的共同财富;今天、的读者不仅可以理解昨天出版的小说,也完全能够理解一部16世纪戏剧的情感。第二个阵营认为语言本身是历史的结晶,历史可以落实在具体的社会个体上。既然每一个个体都存在!着性别、种族、阶层的身份差?异,那么也就不存在一种永恒不变的人性与一种清白无辜的阅读。这一冲突让人联想到哈罗德·布鲁姆发动的那三次“战争”:抵制“解构主义”对文学“传统”的消解,抵制:文学研究;向文化”研究的:泛化,抵制通俗;文学向?经典文学”的“泛滥。布鲁姆、强调的是个人才能(。也就是相信一种当代经典的可能性),为此他才提出了一条由影响、焦虑、误读这“三个关键词铺就的经:典化路径。

简单地说,关于经?典看法迥然有别的:那两个,阵营,与其说他!们是在争。执一个“当下经典是、否可。能”的问题,还不如说他们是在;对既成的文学经典持何种!看法、上截然对“立,譬如是否可以在坚持文化、理论的前提下将莎士比亚的戏剧处理成一卷16世纪的英国社会卷宗,是否应当让文学就此成为社会学与历;史学的附庸以及现实的症候。也因为此,我们有必要意识到它们的对立不是在,肯定或否认当下经典的可能性,即使是其中?最极端者,也不会否认文学经典是通过文学批!评与文学史等活动建构出来的生成之物。

不过,如今看来,1985年所确立的经典秩序同样不是以整体审美为法度的秩序。由于这一时期的作品仅仅流于形式策、略,这种形式的游戏又很快在商品经济的冲击下重新洗牌,文学开始进入市场,成为:待价而沽的商品。建构经典的标准看起来离整体;审美的法度更加遥远。如果我们将这种困境?同上文所说的两个阵营的冲突加以比较,就会知道他们是在争执是否要去解构那些传统经典;(不?仅在、文学研究中如,此,文学创作?里的后现代主义混淆高雅;与通俗文类,尝试对经典”文本加以戏仿亦然),而在我们,则是经典的标准仍然无法确立,或依据绝对意义上的原创性与间隔性,径直否认一种当代;经典的存在。正因为仍然无法确立一种经典的标准,在此才显示出?去指认“一种经典的必要。尽管说到底这种标准又无法由批评家与文学研究者提供,它只能由:作者和艺“术家!来确立。文学批、评所能做;的,只是事后的一份描述与指认工作。从这一;点来看,文学排行榜做的事情,借用洪子诚先生的?看法,也就是“提出了;思想”秩序和艺术,秩“序确立的;范本”,而它能够帮助我们形,成一个文化序列,并且左右一个时期的文学走向。批评这件事情很容易,但放弃作为当代人的职责同样轻而易举。

最近几年,时逢年!初或年底,总会有大大“小小的文学排行榜!出现,为过去一!年的文学创作进行一番总结。自从文学“失却轰动效应以后”,涵盖各种排行榜的文学评奖就成了当代文学少有的几种现象之一。笔者无意在此讨论价值问题,而借由这种现象,窥见中国当”代文学的经典化问题。

现当代意义上的经典是以打破古典文化体系为前提,启蒙与革命有着!一样现实的色彩,因此作为现代文学内在要求的革命或启蒙便共同压倒了无功利!性质的审美。换言之,由于?文学分;享了国家现代性的百年焦虑,那种以整体审美为圭臬的?经典秩序“始终未能落成。1985年也许是一个例外,这一时期通过“回到文学本身”的理论号召!与创作实绩,一个普遍意义上的现代经典秩序暂时被确立起来。

Leave a Reply